啊乾乾乾

这算是正式的吧,虽然嚎过一轮了,但是我真的55555555大家过年好,今天百日真的是好日子呢QAQ

今朝有酒今朝醉,我tm要哭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刚在路上听到一个妈妈跟女儿谈话,小姑娘应该小学或者刚上初中的样子,记得很清楚的就这几句,她妈妈特别严肃地对她说:“你要知道,我挣钱比你爸多,要不是因为生了你,我现在不是这样,所以你要清楚是你耽误了我。”

小姑娘可能有点伤心声音都抖了就问:“是我耽误了你吗?”

她妈妈停在路上反问她:“难道不是你耽误了我吗?!”

小姑娘啥也不说了。

我真的……确实我现在也觉得我耽误了我妈,应该说我从小就这么觉得,但是真的亲耳听到自己家长对自己说这种话,这种冲击力真的……

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天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入非非不是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求求太太们搞一搞我们罗探长吧我一点也不觉得ooc啊求求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明明这么好搞

我一直在找你们知道吗,我还以为是在说第三排中间的是坤哥,直到我点开评论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不是有提示我特么真的不知道

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一定要给你们看看!

才想起来昨晚上做了个梦。

大概是昨天看吃糖太太的快穿(快穿之白居过隙,作者:江忽爱吃糖。怕打扰太太不敢艾特,求求大家去看看吧真的甜炸求求了!)樊牧篇我晚上一直脑剧情和居白两人演来着,真的梦到了。

因为昨天太太正好写到樊牧和好然后酱酱酿酿,就梦到第二天早上,牧歌还在睡,樊伟起床了去叫牧歌,牧歌窝在被子里只露了半边小小的脸颊,然后樊伟低头去吻他的额头,牧歌就发出那种小奶狗的“呜…呜…嗯……”的声音。

樊伟又叫“牧歌,起床了”

牧歌就下意识撅起嘴说了句“哥哥,亲”眼睛都没睁开就在樊伟嘴上“啵”了一口,然后躺下继续睡。

樊伟就笑着又亲他额头,早晨的阳光就那么洒进来,罩在他们身上镀上一层奶白色的光晕,带着一种暖黄色的温暖。

我恨啊不会写文不会画画,你们都不知道我在梦里看到那副画面多幸福1551

劳居啊!尼也放过额吧啊劳居啊!!!!

劳北啊!尼放过额吧啊劳北啊!!!!